我是你的“双腿”

2021-03-31 16:03:27 来源: 瞭望 2021年第13期

  

虽然听不懂复杂的医学名词,但孙偲藐明白,这个同龄小朋友不能像自己一样活蹦乱跳

网上有人叫孙偲藐“小雷锋”,但他说,“我没觉得这是件多么大的事情。”

有吵有闹、不装腔作势、不矫揉造作,孩子们那份真实,那份发自心底的善良,最让人感动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张丽娜 王靖 安路蒙 恩浩

 

  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贝子府镇,一个学生背着另一个学生,一旁有人扶着,还有人帮忙背书包,从家里到学校,从教室到操场,从小学二年级到初中二年级。这样的画面反复出现,已经7年了。

  背人者是今年15岁的少年孙偲藐,被背着的是他患病的好朋友王傲然。

  “我不是雷锋,我只想守护在我的好朋友身边,做他的‘双腿’。”孙偲藐说。

2020年11月25日,孙偲藐背起王傲然去进行户外活动        连振摄/本刊

  两个8岁男孩的约定

  2014年,孙偲藐刚上二年级。一天下课,同学们正在操场跑步,孙偲藐发现教室窗口有一双凝视的眼睛,“那不是新来的转学生王傲然吗?他怎么不和我们玩?”孙偲藐问。

  “走,咱们去找他。”孙偲藐和同学们回到教室,王傲然吃力地抬抬腿,闷闷地说:“我没法和你们玩。”

  “没关系,我背你。”在小伙伴们的帮助下,孙偲藐第一次背起王傲然。那天,两个8岁男孩并肩坐在操场边,一场分不开的友谊从这时萌发。

  原来,王傲然因肌酸激酶异常,肌肉受损、行动不便,每天需由妈妈搀扶进教室。虽然听不懂复杂的医学名词,但孙偲藐明白,这个同龄小朋友不能像自己一样活蹦乱跳。

  “你想去上厕所吗?想打水吗?我帮你吧!”孙偲藐的关心让不爱说话的王傲然逐渐敞开心扉,两人有了越来越多的共同乐趣:聊游戏、谈动漫、玩打手游……两人的关系愈发亲密无间。

  升到高年级,教室搬到了4楼,此时王傲然的病情已经加重。“一开始,傲然还可以勉强站起来,我扶着他上下楼,后来他的病越来越严重,我就得背他上下楼了。”孙偲藐说,自己渐渐成了王傲然离不开的“双腿”。

  两个男孩偶尔也有小摩擦。孙偲藐说,有时两人闹矛盾,也会一连几天不说话,“在我眼里,傲然和别的好朋友是一样的,相处起来不需要特别对待。”

  而当听到有同学在背后议论王傲然的病情,孙偲藐都会上前为好朋友打抱不平:“不要这样说,傲然和我们没什么不一样!”

  直到五年级一次家长会,孙偲藐的妈妈赵铁花才得知这件事。赵铁花说,儿子做好事,当妈的既感动又心疼,担心儿子累着,可话到嘴边又噎了回去。小偲藐却说:“妈妈,我真的一点都不累!”

  善良会传染

  小学时光转瞬即逝,升学问题摆在两人面前:王傲然只能就近到贝子府镇初级中学读书,孙偲邈的父母想送他到旗里更好的初中就读。

  但孙偲邈犹豫了,“我不在傲然身边,以后谁在学校照顾他呢?”思虑再三,他向父母多次央求,陪王傲然读完初中。

  “我们被孩子的善良打动了,就同意了。我们也希望他做一个实在温暖而不是精明自私的人,这比学习成绩更重要。”赵铁花说。

  在贝子府镇初级中学,两个男孩一起上下学、玩游戏、去食堂打饭,这段友谊有了新的延续,但新的难题也随之而来。

  升入初中,王傲然的个头蹿到一米七,比孙偲邈高出半头。而且随着病情加重,他的行动更加不便,经常因体力不支摔倒,孙偲邈一个人很难把他抬起来。孙偲邈常常担心,一旦自己生病请假,“他一个人在学校咋上厕所,摔倒了咋站起来呢?”

  好在不少同学及时“补位”,主动加入这个暖心的“朋友圈”。班长张海龙、小学同学温海超、学霸张嘉良等人配合默契,一个在前面背,一个在后面扶,另一个人负责收拾书桌、拎书包,一路上有说有笑。

  有了一群小伙伴陪伴,王傲然的求学生活变得轻松许多。前段时间,王傲然去北京看病,耽误了近一周课程。返校后,小伙伴根据自己擅长的科目,轮流帮他补课、辅导作业。

  这几年,由于病情加重,王傲然经常坐立难安,甚至无法握笔。“之前一直担心儿子会被同学指指点点,遭到欺负和嘲笑。”王傲然的妈妈王红光说,看到这么多善良的小伙伴,她的顾虑很快被打消。

  受孙偲邈影响的不只是学校的小伙伴,还有他的妹妹。今年7岁的妹妹孙依依偷偷告诉妈妈:“哥哥真了不起,我要向他学习。”

  为一个学生改变

  多年来,贝子府镇初级中学有个不成文规定,学生们每升一个年级,教室就往上搬一层,寓意“更上一层楼”。

  “平地上行走都难,更别说让他爬楼了。”初一即将结束,王红光愁得难以入睡,曾想找校长谈一谈,但因为一个人耽误全班换教室,又不好意思开口。

  初二开学第一天,让王傲然、孙偲藐惊讶的是,噼里嘭啷倒换教室的声音响彻教学楼,唯独他们班不用动。原来,校长唐民早就得知两个男孩的故事,不仅不让调教室,还招呼任课老师为二人开辟“绿色通道”。

  第一排、靠近窗台、挨着暖气、阳光最灿烂的座位,老师和同学们默认都留给王傲然和孙偲藐。班主任叶秀波说:“第一排离门口近,两个人进出方便,而且王傲然不能总坐着,靠近窗台他能随时倚一下、撑一下。”

  这样暖心的安排还有许多:每逢考试,王傲然不用换座位,有人单独帮他收发试卷,这样一来孙偲藐就能专心考试;王傲然可以提前10分钟下课,为他开设的无障碍通道和学校配备的轮椅,让他能够避开拥挤和磕碰,最早来到食堂打饭;28名同学自发分成小组,每天轮流帮助王傲然……

  “你撩一下门帘,我推一把轮椅,他拽一把椅子,正因为身边这无数双手,扶着王傲然走到了今天。”回看过去8年,王红光心怀感激。

  近来,他们的故事被媒体报道,“别人在看着”的压力让两人变得敏感。网上有人叫孙偲藐“小雷锋”,但在孙偲藐看来,“这不是一件多么大的事情。”

  “因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只是想跟他一起玩,一起学习,一直陪着他。”孙偲藐说。

  叶秀波也不忘叮嘱他俩,“所有的美德,都不要成为负担,所有的善良,都不要成为依赖。每个人各有人生轨道,只要心怀感恩、保持乐观就好。”

  目前,王傲然病情加重已致残疾。王红光说,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困难,但她要咬紧牙关挺过去,“傲然周围有这么多善良的人,我们娘俩不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