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2010年第3期>特稿>正文

用好中国-东盟自贸区平台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绝大多数的企业对自贸区带来的巨大发展机遇缺乏足够的认识,部分地方政府的行动也过于迟缓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王仁贵
实习生梁祺

2010年1月1日,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全面启动,标志着一个囊括11个国家、19亿人、接近6万亿美元国民生产总值和4.5万亿美元贸易额的巨型自贸区雏形已现。这也成为继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后的世界第三大自贸区,同时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自由贸易区。
一些经济数据足以表明这次“联姻”的重要性。2009年11月,当中国对欧盟和对美国的出口同比分别下降了8%和1.7%时,而对东盟国家的出口飙升了20.8%。东盟对中国的出口更令人印象深刻,增长了45%。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东盟第三大贸易伙伴。此前美国占据该地位达数十年之久。
早在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就提出,“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加强双边多边经贸合作”。而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立,既是对报告指导思想的贯彻,同时也是对地方政府在此方面认识与准备的检验。
情况不尽如人意。用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中方秘书处常务秘书长许宁宁的话说,一些企业甚至问中国-东盟自贸区有几栋房子?中国-东盟自贸区在什么地方?加入中国-东盟自贸区有什么条件?对于自贸区启动带来的发展机遇,无论是部分地方政府还是绝大多数的企业都缺乏足够的认识。也因此,自贸区的建立才只是一个开始。
作为中国著名东盟专家,许宁宁从当选海南省东南亚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起就与东南亚结下了不解之缘,至今已近20载。近日,这位被称为推动中国与东盟合作的民间友好大使接受了《瞭望》新闻周刊的专访。
平台已搭建好
《瞭望》: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自1月1日启动后开局情况怎么样?从启动以来的运行情况看,可以给出什么样的评价?
许宁宁: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经过了近十年的建设,今年1月1日实施零关税,这是一件大事。第一,这是拥有世界上三分之一人口的自由贸易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自由贸易区,这个区域内的11个国家相互开放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将改变世界经济发展版图。
第二,这是我国与国外建立的第一个自由贸易区。现在中国与五大洲的31个国家和地区在建自由贸易区有14个,已签署协议的8个,其中已实施的7个。建好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对于中国的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有十分重要的影响。因为这是我们应对经济全球化的重大举措。
第三,这是一个区域经济体与一个国家合作组成的自贸区,既有助于中国和东盟全面、深入、快速发展友好关系,同时也是实现中国期望的平等、互利、共存、共赢的全球化的重要实践。
2009年,中国跟东盟的贸易额截至11月份为1870亿美元,与上年同比下降了13.2%。但是这个降幅比我们与前三大贸易伙伴欧盟、美国和日本之间的降幅小,这得益于自贸区的建立。
2009年中国对外的平均关税是9.8%,而对东盟的平均关税是2.4%,今年1月1号开始中国对外的关税还是9.8%,而对东盟的老的6个成员国平均关税是0.1%,优惠度99%。对东盟4个新的成员国关税为5.6%。
再者,中国在东盟的对外贸易的比重没有下降,在东盟的对外贸易中,中国仍为第三位。而东盟是我们的第四大贸易伙伴。2009年,在个别国家,中国的贸易地位反而上升了,新加坡由第3位上升为第2位,马来西亚由第4位上升到第1位。这些都说明,尽管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但自贸区的建立,为中国和东盟共同应对金融危机分担了风险。这也得益于1997年来中国与东盟之间的开放与合作。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使得我们更紧密地走到了一起。
《瞭望》:自由贸易区的启动,需要我们在政策设计、产业安排等多方面实现对接。在政府层面上,我们作了哪些准备?
许宁宁:今年1月7日和8日在南宁召开了温家宝总理提议召开的中国-东盟自贸区论坛。在这之前,1月4日广东省政府召开了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动员大会。在这个会议上,广东省分管副省长万庆良作动员令,他要求广东的企业家必须都要了解自由贸易区的概念,进入自由贸易区角色,积极发展和东盟各国的经贸关系,积极落实广东省政府与东盟秘书处在去年9月份签署的合作备忘录。这是中国第一个省政府和东盟秘书处签署的合作备忘录。提出了11个重点合作领域。1月4日的会议结束后,广东省分别在中山市和佛山市召开了座谈会。一些中国著名的厂家负责人出席。广东现在已经积极行动起来,因为广东和东盟贸易量占中国和东盟贸易量的四分之一多,广东专门为此制定了东盟战略。广东省委省政府起草的一份文件即将发布,这个文件就是广东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强广东与东盟战略合作的指导意见》。这是第一份,目前也是唯一的一份省级指导意见。去年12月份,四川和山东也都召开了中国-东盟自贸区政策宣讲会。
从国家的层面讲,2004年,我们对东盟下调了500种产品的关税。到2005年7月,又对近4000种产品下调关税,2007年的7月1日开始开放服务贸易市场。双方有关部门早已开始进行一些合作,包括签署了有关的合作备忘录,或者是合作框架协议。像海关、商检、卫检、交通、金融等这些合作领域基本每年都开会。2009年10月24号“10+1”会议,温家宝总理出席会议,中国和东盟又签署了两份合作文件,一份是《中国-东盟知识产权合作谅解备忘录》,一份是《中国-东盟关于技术法规、标准和合格评定程序谅解备忘录》。
取消关税以后,我们的产品什么是合格产品,双方之间的质检部门要达成这样一份协议,知识产权方面如何寻求保护等都需要达成共识。比方说我的电器开关在你那里能不能用,符不符合标准。过去是关税把市场给分割了,所以有不同的标准合格产品的评定。这两份文件签署得非常及时。政府在有关的政策准备合作框架的构建方面已经开展了很多工作。
企业需要补课
《瞭望》:那么企业方面呢,中国企业是否做好了这一方面的准备?目前还存在着哪些不足?
许宁宁: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比WTO还要开放,但是很多人不了解它,有的甚至一点都不了解。许多企业不了解中国和东盟相互开放市场的时间表。不知道本企业产品是否免税,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查到这个时间表等。这主要是因为还有一部分产品是敏感产品,不免税或者是免税但不为零,它有一个时间表,企业希望了解免关税的安排,哪些是2010年的1月1日就免,哪些是明年或是后年才免。这个是企业比较关注的。
对于绝大多数企业来说,“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这个名词似乎一夜之间降临在他们面前。而实际上我们已经经过10年的建设。2004年开始实施早期计划对500种农产品下调关税,最直接的感受是东盟的热带水果,像榴莲、山竹、红毛丹等都能在我们的市场上见到。而过去只是在我们高档的商场超市里面有。
另外,我们很多企业不了解自由贸易区的情况,这直接影响到了他们跟东盟的合作,包括在出口的时候没有签署原产地证书。没签原产地证书就不能证明你的产品是中国产的,白白交了关税。这样的企业不在少数。
《瞭望》:要使自贸区制度设计的利好真正转化为企业实实在在的利润,企业下一步应该如何做?如何才能更好地利用这一平台?
许宁宁:一是我们企业需要赶紧补课,现在还为时不晚。在以后的发展中,区域经济一体化相当重要,企业如何利用区域经济一体化寻求新的发展,这是我们企业今后的一个重大课题。当下的中国-东盟自贸区,因为相互开放市场,所以扩容了将近6亿人口的消费市场。这就需要企业及时制定区域性的市场开发战略。
其次,东盟除了与中国进行自贸区的合作,同时还跟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等5个国家建了自贸区。如果我们的企业在东盟的某个国家比如越南进行加工生产,通过那个地方再把产品销往日本就免关税。企业如果懂得利用自由贸易区的有关规则,就能获得很多新的发展。
一个更直接的例子是,湖北生产的一种产品叫魔芋纤维,它从中国销往日本的关税是380%,但是它从越南销往日本的关税是0。就没有关税。所以他们就很想到越南去设厂。而且越南相对来说土地多,劳动力也便宜,尤其是越南也有投资优惠政策。
第三,现在中国和东盟是统一的大市场了,2009年的8月15日签署了自贸区投资协议,中国东盟自由贸易投资协议相互开放投资市场,取消有关的投资障碍,这就更有利于中国企业到东盟去投资。东盟可成为我国企业走出去的“第一站”。我国企业向东盟走出去“路费最少”。在进入东盟市场后,要入乡随俗,要遵守当地法律法规,尊重当地风俗,在与当地企业合作时应考虑不同的企业文化。
谁先行动谁先受益
《瞭望》:你刚才提到广东做了很多事情,山东也开了会,那其他地方政府是否也行动起来了?
许宁宁:四川召开了有500人参加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宣讲会,我去那边给他们讲了差不多半天时间。山东在这之前为了应对1月1日这个零关税,召开了一个全省的电视会议,800多人参与。现在,向我们询问有关自贸区信息的越来越多,每天能接到七八十个电话、Email、传真等。
但仍有一些地方政府行动比较迟缓,对自由贸易区战略的理解还停留在表面,所以也不像有些省份那样做了充分的准备。
在党的十七大报告里面就已经明确提出了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但有的地方领导人并没意识到这是个什么概念。现在是谁意识得早,谁进入角色就早,谁参与合作积极谁就先得益。
中国不同的省份与东盟的合作应依据自身的特点。云南与越南、老挝、缅甸三个国家接壤,所以它和东盟的合作就有很好的地缘优势。再一个就是从1992年开始启动的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这个合作机制已经比较成熟了,这些就是云南的有利条件。
江苏与浙江的高新技术产业比较多,对外开放程度也比较高,对外投资能力也比较强。与东盟经贸合作互补性很强。
新疆也存在机遇。东盟有一些国家信伊斯兰教,有2亿4千万人口的伊斯兰教教徒就在印尼、文莱和马来西亚。我们西北地区的清真食品就可以跟他们发展合作。而且马来西亚拥有全球伊斯兰食品的认证资格,像宁夏、青海、甘肃的清真食品如果想开发更广阔的国际市场就需要和马来西亚合作。所以,我们各省区市都可以结合不同的特点积极发展与东盟的合作。
当务之急是行业对接
《瞭望》:要实现真正的互利共赢、共创辉煌,就中国方面来讲我们还应该从哪些方面作进一步的推进?目前有没有一些潜在的问题?有人担心非关税壁垒。您怎么看?
许宁宁:中国的工业体系比较健全,相互开放的产品中,我们绝大多数的性价比有优势。现在东盟有些国家非常担心中国产品对他们的冲击。在之前的会议上,东盟新的4个成员国希望在自贸区建设中得到中国的信任,并感谢过去中国的支持。东盟于2010年1月1日率先开放市场的6个国家,像印尼、马来西亚、泰国有些担心中国大量产品对它的冲击,造成失业、企业倒闭等状况,所以希望建成互利共赢的自贸区。中国-东盟自贸区论坛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我们站在新的起点,面对新的形势,探讨问题、谋划未来、寻求创新、力争共赢的一个会议。
今年出现非关税壁垒是比较正常的。我们当然不愿意看到这样情况,也要尽量避免这种情况。
我们实施的自贸区不是为了开放市场而开放市场,为了零关税而要零关税,而是要通过开放市场能够更好地落实我们的外交方针和外交政策,就是“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富邻安邻”的外交政策。我们不愿意看到中国产品通过开放市场之后,大量的进入从而使其他国家的企业倒闭、失业增加。但是我们也反对非关税壁垒,因为那就不叫自由贸易区了。这也不利于东盟国家的产业提升。促进共同发展,实现互利双赢,是中国与东盟合作的出发点和归宿。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行业的对接。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的展开,减免关税,实现贸易的自由化和便利化后,双方要实现互利共赢,就需要积极打造区域内新的产业链,以形成更多的贸易创造。为此,双方行业需根据不断发展的开放形势及时对接、合理分工,从而提高本自由贸易区的主要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双方行业商(协)会应加快进入自贸区角色,加强合作,共同探讨市场开放后的产业合作。中国全国性行业商(协)会应制定和实施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行业应对方案,以有效指导企业合作。
共同打造经济航母
《瞭望》:您刚才也提到,要避免不必要的壁垒,需要行业商会之间彼此坐下来交流,需要这样一种对接,你认为自贸区的启动对未来贸易发展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影响?
许宁宁:贸易区里包含贸易创造和贸易转移,我们认为不会出现很多的贸易转移,所以就要努力去争取形成更多的贸易创造。所谓贸易转移就是我原来销往美国的产品,因为我跟东盟下调关税了,就不往美国销了。东盟也一样,他原来销往欧盟的产品,不会因为取消关税以后不销往欧盟了而销往中国。所以不会出现这类的贸易转移。过去我们贸易第一大产品是电子产品,这主要控制在西方企业手里,确切地讲是西方跨国公司手里,是西方跨国公司在中国和东盟进行电子产业内的分工。现在中国跟东盟相互开放市场以后,有利于中国和东盟的产品全面合作,扩大自贸区贸易量,共同提高本区域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
《瞭望》:敏感的产品具体包括哪些方面,具体有什么样的保护措施?
许宁宁:所谓敏感产品就是保护产品,分为一般敏感产品和高度敏感产品。它有不同的降税时间表,降税但不为零。中国把一些产品列为了敏感产品包括部分化工产品等,这是我们比较弱的。敏感产品在整个中国跟东盟产品贸易中占比很低,其中我们跟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文莱等老的东盟6国零关税贸易占93%的比重。规定敏感产品不得多于400个税目。
《瞭望》: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成,对中国经济发展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许宁宁:这是我们参与国际领域合作,推动全球贸易自由化的一个重大举措。这使中国的企业能更多地跟东盟国家的企业进行密切的合作,有利于中国企业通过东盟开拓更广阔的国际市场。其次,有利于中国和东盟在更广泛的领域进行产业调整,直接进行产业对接,优化产业结构。过去我们存在着产能过剩,在19亿人口的自贸区就可能不过剩了。第三是有利于为中国改革开放创造更加稳定的周边环境。第四,有助于中国跟东盟共享经济成果,通过开放市场密切合作关系,共同打造一个应对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的“航空母舰”。1997年的金融危机给我们上了一课,不要单打独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