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2010年第4期>特稿>正文

紧急救援海地震灾


  

 

 

中国在海地的赈灾行动,是高尚人道、无私情意和国际责任的体现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当地时间1月12日16时53分,加勒比岛国海地发生里氏7.3级强烈地震。这是加勒比地区数百年来遭遇的最强地震,地震造成海地首都太子港大量房屋严重受损或倒塌,海地官方估计地震死亡人数在10万至15万人之间,受灾人数约为海地总人口的1/3,接近300万人。
十余天过去,随着救援展开,本刊记者眼中的海地首都太子港等地安全局势基本稳定,民众日常生活条件正在逐渐恢复。但是,灾区物资和医疗服务需求依然很大,而交通运输条件仍十分有限。同时,仍有大量无家可归的民众在街头食宿。
在恶劣环境下,我国驻海地维和警察和派往海地的国际救援队克服重重困难,冒着生命危险战斗在救灾第一线,赢得了当地灾民以及联合国的高度肯定。
始终坚守维和使命
强震过后的海地首都太子港,展现在本刊记者面前的是一幅凄惨景象:都市变成废墟,小汽车只剩残骸,遇难者尸横遍野,到处是哭号声,还有许多人被压在废墟下呻吟。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马小军教授告诉本刊记者,除了强地震本身的巨大破坏性,海地在社会经济方面属于世界上最贫穷国家之一,基础设施很落后,在强震来临时可以说是不堪一击。
在现场所见,太子港的建筑多为空心砖砌毛坯房,一般不粉刷,钢筋兀自露在外面。而在位于太子港西北部的贫民窟太阳城,空心砖房低矮破落,有时还能看见大小不一的弹孔。更穷的人则住铁皮简易房,很不结实,看似摇摇欲坠。
中国驻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的营地在太子港索纳比工业园区一号,离机场不远。从外观上看,营房像是一间大厂房,宿舍、食堂、工作区、休息区都在里面。如今,防暴队员们的床都搬到营房外边空地的大帐篷里,铺成一个大通铺。非常时期,这里仿佛一个难民营,收留了所有在海地的中国公民,成为危险地带中的一个安全岛。
在12日的地震中,朱晓平、郭宝山、王树林、李晓明、赵华宇、李钦、钟荐勤、和志虹等8名中国维和警察不幸遇难。20日上午,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同首都各界群众一道,深情送别维和英烈。隆重悼念死难烈士不仅代表了一个国家对英雄的敬重,更体现了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治国理念,彰显我负责任大国的风范。
朝夕相处、并肩战斗的战友不幸牺牲,防暴队队员们强忍悲痛,很快又投入到抢险和维稳工作当中。现在中国维和防暴队员每日依旧要出勤,执行联合国驻海地稳定特派团下达的各项任务。海地的太阳城地区是武装匪徒最大的据点,经常发生交火和恶性犯罪事件,不少海地人都不敢进入太阳城,警察局也不敢在这里设点。但根据需要,我维和防暴队员经常要赴太阳城、马提桑这样的高危区联合执勤,每逢执勤队伍出发时,营房外都能听到拉枪栓、扣动扳机的声音。
中国作为本月安理会轮值主席,同安理会各方保持了密切沟通与合作,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业遂主持了数次关于海地问题的审议会议,并且与各方共同推动安理会通过了第1908号决议。该决议决定向海地增派3500名维和人员,以协助海地人道援助、维护稳定和灾后重建工作。目前中方已向海地增派4名维和警察。
“我们的救援不分国界”
地震发生后,国际社会立即展开救援行动。一些国家和组织派出救援队,提供救灾物资或者捐款,加入到抗震救灾的紧急行动中。世界银行在地震后宣布追加1亿美元援助资金帮助海地重建。欧盟委员会及欧盟27个成员国18日承诺大幅增加对海地的各类援助,总额将超过4亿欧元。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国际政治研究所陈向阳副研究员说,中国有句话叫“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海地地震后无论是大国还是小国,纷纷伸出援手,体现出天灾无情人有情、大难面前共患难的人道主义精神。纵观世界媒体的报道,大多也是积极正面的。他说,以往人们在提到国际政治时,往往与权力、地缘、国家利益等冷冰冰的字眼分不开,而国际救援行动则展现出温情的一面,闪耀着人性的光芒。这是主流,要肯定,也应该弘扬。
中国的救援行动及时、尽力。地震突发仅十多个小时,第一批国际救援队伍就赶到海地,这其中就有60名来自中国的专家和医生;在残垣断壁间的空地上,中国医疗队第一个搭建起简易的医疗所,迅速为受伤人员实施救治。连日来,中国政府和各界民众以不同方式、通过不同渠道向海地提供各种援助,表达慰问。中国红十字会已于13日决定向海地提供100万美元现汇援助。15日,中国政府宣布向海地提供价值3000万人民币(约440万美元)的紧急救灾物资。运送救灾物资的第一架包机已于17日抵达海地,向海地灾民送去了药品、帐篷、便携式应急灯、水净化设备、食品、饮用水和单衣等物资。受海地机场通航能力限制,第二架包机推迟到26日抵达。
率先来到海地的中国国际救援队更是争分夺秒施救。1月19日,中国国际救援队总领队黄建发告诉记者,地震发生后,中国国际救援队共挖出15具死难者遗体,其中包括7名外国人的遗体。
“我们的工作原则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调集有限的资源,向最需要的地区实施救援。中国救援队的搜救行动不分国界”,黄建发说。
中国救援队于海地时间14日凌晨开始,在联合国驻海地稳定特派团大楼倒塌现场实施救援,“评估现场受灾情况,尽可能多地搜救幸存者是我们开展工作的前提”,黄建发说。
“选择联合国驻海地稳定特派团大楼进行救援是因为这座楼的特殊性,联合国驻海地最高长官赫迪·安纳比以及二号人物路易斯·达·科斯塔就埋在废墟里。我们掌握了他们所在位置的确切信息”,黄建发说。当地时间16日下午2时,救援队成功找到2名联合国高官的遗体,并将其移交给联合国。
得知此消息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17日下午赶到事故救援现场。他对中国国际救援队副队长徐志忠说:“我代表联合国和国际社会感谢中国国际救援队在地震后第一时间赶到这里,开展救援,并找到我们的特别代表赫迪·安纳比及其他官员的遗体。非常感谢中国国际救援队,谢谢你们!”之后,他又用中文说了3遍“谢谢”。
另外5名不同身份的联合国工作人员的遗体也先后被中国国际救援队找到,但中国国际救援队并没有放慢救援脚步。正如黄建发所说;“我们在与时间赛跑。”
海地时间17日,中国国际救援队在太子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展开地毯式搜索,寻找生还民众。“我们大范围撒网,通过生命探测仪、搜救犬寻找地震生还者”,黄建发说。“我们要尽可能缩短时间,调集有限的资源,尽可能多地搜救幸存者。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是中国对世界人民承担的使命。”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刘振民当地时间21日宣布,中国政府决定增加对海地的地震救灾援助,其中包括260万美元现汇。同时,中国政府决定派出一支由40名医疗人员组成的医疗防疫救护队,并将向海地提供一批药品和医疗设备。
从搜救到防疫救治
当地时间20日6时左右,太子港再次发生里氏5.9级余震。20日,联海团大楼废墟已进入清理阶段,中国国际救援队已撤离联海团大楼废墟,联合国暂时没有给中国的搜救分队安排新的任务区域。但队员们主动转战其他地震重灾区,继续进行搜救挖掘工作。搜救分队队长王志秋表示,中国国际救援队将会进一步扩大搜救范围,尽最大努力继续搜索幸存者。目前,救援队已对23处倒塌建筑物现场用搜救犬、声波探测仪、“蛇眼”等进行了搜救。
联合国负责人道事务的副秘书长霍姆斯20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记者会上称赞说,中国搜救队在克里斯托弗饭店的搜救行动中发挥了主导作用。
21日,中国地震局震灾应急救援司副司长苗崇刚介绍,尽管目前海地治安混乱,暴力抢掠事件时有发生,中国国际救援队仍在积极开展医疗等方面的救援。一方面,在防暴队员的护卫下,救援队每天定时、定点到达救援地点开展行动;另一方面,救援队在我维和营地附近设置了医疗点,搭起了临时手术台,为受灾民众提供包括简单手术在内的医疗救治服务。
中国赴海地国际救援队中,有一支15人组成的医疗分队,他们每天活跃在抗震救灾第一线,为海地灾民及救灾官兵提供援助。除了在救援现场承担医疗责任外,医疗队还为广大海地灾民提供医疗救助。
中国国际救援队医疗分队队长侯世科说,在当前的气候和卫生条件下,海地地震灾区有可能暴发传染病,医疗队在救治伤员的同时,正努力在当地开展防疫及宣教工作。
据介绍,从当地时间18日起,中国国际救援队在太子港展开防疫工作,在灾民集中地区喷洒消毒剂,并开展卫生防疫宣传工作。19日,救援队在海地总统府附近地区架设小型流动医院,开展医疗救治工作。
中国医疗队20日还在太子港开展灾后早期心理干预,为海地灾民提供心理救助。中国国际救援队医疗分队队长、中国武警总医院心理专家曹力告诉本刊记者,中国国际救援队希望通过早期心理干预,减少灾民的心理焦虑和压力,帮助他们调整心理,避免患上心理疾病。
中国地震局22日公布数字说,截至目前,中国国际救援队共救治伤员2500余人,其中救治重伤员500余人。
海地救灾工作下阶段重点将逐步转向灾后重建。预计海地灾后重建任务会非常艰巨,将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对于中国在海地的赈灾行动,日本《产经新闻》文章评价说,海地地震后,中国反应迅速,最先伸出援手,积极而负责任。
陈向阳分析说,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也是新世纪逐渐崛起的大国,在今后无论是参加联合国的维和行动,还是参与救灾,需求都会越来越多,任务会越来越重。因此,中国肯定要加大投入,这也符合我们建设负责任大国、推动建立和谐世界的理念。□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党琦王沛胡浩刘延棠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