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2010年第4期>特稿>正文

希拉里的“网络自由”与中国事实


  

 


文/本刊评论员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1月21日在华盛顿新闻博物馆发表关于互联网自由问题的讲话,要求中国对谷歌及其他美国公司最近遭遇的网络攻击进行彻底、透明的调查。在此前发布的演讲摘要中,希拉里称:“从事网络攻击的国家或者个人应该面对后果和国际谴责。在一个互联网的世界中,对一个国家网络的攻击可能成为对所有国家的网络攻击。”
如此高调侈谈自由,在谷歌公司迄今未能拿出令人信服证据的情况下,就附和谷歌指责中国进行网络攻击,说明在这样的逻辑里,信息的流通本身并不自由,掌握的信息也不充分。或者,这根本就是无视中国的互联网发展事实,只是另有所图。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中国互联网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目前,中国网民规模达3.84亿人;网站数量达数百万,博客2亿多,网民每天新发布博文超400万篇,互联网普及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政府大力提倡和鼓励互联网的使用,并且率先垂范,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建立并开通了自己的网站,中国网民可以在网络视频和网络现场直播中与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线交流。中国公民从互联网上所获取的信息和得到的帮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丰富得多,也及时得多。互联网在中国已广泛应用并深入到政治、经济、社会、军事、学术等各行业和各领域。
在遵守国家相关法律的前提下,中国网民在互联网上有着充分表达自己观点的自由。网络议政,网络问政,在中国已经蔚为风尚。网络上的“公民记者”成为新媒体上新涌现的关注公共政策,自觉担当网络媒体监督责任的生力军。他们对监督政府和官员正确履行职责,揭露官员腐败,揭示用人失察、行政失误和决策失当起着难以替代甚至不可或缺的作用。在湖南岳阳,两位因长期热心家乡建设,勇于向当地政府就当地发展建言献策的网民还被增选为县一级政协委员,从网络问政走向了参政议政的行列。
众所周知,维护信息安全依法流动是互联网健康有序发展的必要前提。对于互联网上有违公共道德、有害世道人心的不良信息,对于捕风捉影、造谣惑众、蓄意对政府与特定阶层和人群实施污名化的信息和言论,对于无中生有、凭空捏造、刻意煽动群众情绪、企图制造社会对立与冲突的信息,对于肆意宣扬腐化堕落的生活方式、淫秽色情、低级下流等有害信息,都要依法有效管制并及时删除,这是国际通则,是各国或地区监管互联网信息的普遍做法。正如《纽约时报》最近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的:媒体公司和各国政府似乎在一个观点上越来越一致,即限制某些自由对促进网络合法商业的发展是必要的。
网络管理权是一个国家主权的一部分。任何政府都有责任维护网络安全和网上信息安全。国际上其他一些国家也进行互联网内容审查,例如整个海湾和北非都屏蔽令人反感的网站,这并没有引发太多的非议;一些亚洲和欧洲国家也都有不同的依法管理措施。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管理法规和正常做法符合国际通行的惯例。中国在互联网上扫黄打非,依法取缔和关闭一些涉黄涉赌网站,对一些违反知识产权的网站曝光,并给予罚款和相应的处分,这是依法治国在网络治理上的落实和体现。
反而是谷歌自己,屡屡被公众发现传播淫秽下流信息和违反知识产权等问题,接连出现“色情门”、“版权门”等事件;而因自身的发展问题抬出美国政府为其帮腔,把一个简单的商业问题或者是法律问题上升为政治争拗,上演一出商业与政治相互利用的大戏。请问谷歌究竟是一家商业企业还是政治企业?
所谓“网络自由”的宣示,无非是借互联网问题打意识形态输出牌。事实上,美国自己从来都不是放任互联网任意无序发展的。不仅如此,正如美国《时代》周刊网站1月15日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的,美国政府还从事网络间谍活动,美国国家安全局雇用了世界上最大的一群黑客。有关学者还指出,根据美国法案,出于反恐等需要,美国警方有权搜索公民的电子邮件通讯,并在不经允许的情况下监视公民通讯。美国指责别国黑客攻击其网站,而不久前,中国最大搜索引警百度就被攻击,其域名注册服务商就在美国。美国是否应该调查一下本国黑客的攻击问题。可见,无论是“网络自由”还是“网络攻击”,美国都采取十足的双重标准。
中国政府始终坚持对外开放和对外合作,这在互联网发展上体现得尤其充分。中国著名的商业网站新浪网、搜狐网等都是在美国上市的,已经有大量的美国资金和其他国家及地区的资金进入中国的新媒体领域,分享中国互联网高速发展的红利。
对于谷歌事件,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表示,谷歌等外国企业在中国遇到问题,应通过中国法律进行解决,中国政府也愿意帮助它们解决有关问题。“谷歌事件”不应与两国政府和两国关系挂钩,否则就是过度解读。关于网络监管问题,这事关国家安全,许多国家都有相应监管措施,中国也不例外,这也很正常。如果外国企业对此有不同看法,也应该通过法律途径加以解决。并郑重重申,中国政府欢迎外国互联网企业来华发展,但其应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并尊重中国公众利益和文化传统,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
对于谷歌事件背后的含义,连美国人自己也看得明明白白。美国知名学者马丁·雅克在1月16日美国《新闻周刊》撰文指出:西方难以用自己的模式框定发展壮大的中国,在互联网问题上也是如此。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措施不会终结信息的自由交流,只不过这一进程将按中国的意志而非西方的意志进行。□